网站首页 >> 租房攻略

意外的双蝶剑节能

2020-10-31 来源:哈尔滨租房网

摘要:意外的双蝶剑,让水竹林的高手遭受了伏击,为了双蝶剑秋月山庄庄主,想尽办法。卢强在受过苦难后,更加想要得到双蝶剑,即使兄弟手足之情,也无法阻止…… 一

“水,水……”沈越冒着汗,他挣扎地喊着,鲜血从身体里不断地渗了出来,像火红的太阳那样地鲜艳、那样炙热……

“小兰快给他水。”说话的声音是一个女子,她焦急地吩咐着。她看着沈越在大夫的治疗下,不停地叮嘱着。

小兰听到吩咐,连忙从桌子上倒了一杯水,端到了沈越的嘴边。

片刻后,沈越感觉他的嘴被微微地掰开,一股清凉的水慢慢渗透进来。他感受到这股清爽的水后,就使劲地张开了嘴,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像一只露出水面的鱼嘴儿来回张合着。

那个女子看到他身上流着血,又着急地喊道:“大夫,他的身体流着血呢,你快给包上吧!”

“ ,别着急,我已经给他止了血,他受了这么重的伤,自然会渗一些血的。况且,他的这几处伤口,我需要一处一处地给他包扎……”这说话的声音是一个上了岁数的男子,他已经忙得满头大汗,现在,他正给沈越清理着伤口。

一个小丫头不停给他递着布,当她看到 着急的样子,就提醒着说道:“ ,你还是先出去吧!这里有我们,你就放心吧!这里到处都是血,小心染了你的衣裙……”

“怕什么?我的衣裙也是这个颜色……

“红衣 ……”沈越想起了寺庙门口,晃眼间看到的穿着红色衣裙的女子,就连忙喊到:“你是谁?”接着,便抽搐了起来。他的声音过于微弱,微弱到给他喂水的小丫头都没有听到。而那个大夫和其他的人正忙着帮他处理着刀剑的伤口,已经满头大汗了。

黄昏,一个可怕的黄昏,沈越回想起那个噩梦,便不由得痉挛般抽搐了起来……

“大哥,那边有一座寺庙。”是沈越首先发现了寺庙。由于路途遥远,他们必须中途休息一晚,才能回到水竹林去。

卢强带着众人朝着寺庙的方向看了看,说道:“也好!我们到那边休息一晚,再回水竹林去吧!”说完他就带着大家朝着寺庙的方向走去。

“三哥,你的剑法真是妙!手起剑落,几下就解决那些个小喽啰,四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三哥这样的本事。”说话的是走在最后面的人,伸手拍了拍走在前面的人说道。

前面的人停了下来,回转过身子说:“什么本事?比起大哥、二哥,我这点本事根本不算什么。不过,在我们水竹林里,我们都还算不错的,就拿五弟来说,假以时日定能赶超你我。”

后面的人看到前面的人停了下来,就往前走了一步,与前面的人并排在了一起,就继续往前走着:“三哥,如何得知?”

“出发前,我看到他在竹林里练剑,发现他的功夫看似不起眼,却是威力无边!想来是得了某位高人的指点。”

“我们水竹林五兄弟,大家的武功都非常清楚,怎么五弟的武功却不一样呢?”

“由于出发在即,我没有来得及细问。这次回去,我们一同去问问。”

“何不叫上二哥?二哥向来和他的关系不错,有二哥在,想必他定能告诉我们。”

“此话有理!”说话间,他们来到了寺庙。看着破旧的寺庙,他皱眉嘀咕道:“四弟,我怎么感觉这寺庙有点怪……”

破旧的寺庙,到处都是灰尘,瓦砾散落得四处都是,还有那些腐旧的木头,似乎已经被雨水冲刷得干干净净的。庙的四周一片寂静,连个鬼影子都没有。那四弟听了,连忙扫视着,他不觉得哪里奇怪,就问到:“哪里怪了?”

“说不上来,反正就是觉得有一点怪,总觉得静得出奇,这么破旧的寺庙,应该会有乌鸦或者其他什么的,现在却是这样静,真是静得奇怪……”

那个四弟听了,笑着说道:“三哥想多了,这寺庙是有点安静,但也不像三哥说的那样,像这样一个黄昏,总会觉得异常的静的。况且,有大哥二哥在,你怕什么?”

那个三哥犹豫了一下,好像被说服了,他看了看寺庙说道:“也是……”

卢强在寺庙前停了一下,他听到了三弟和四弟的谈话,连忙问道:“你们在说什么,进去休息吧!”他说着推开了倒在寺庙门槛上的门,迈着脚走了进去。

被卢强说了的两个人相互看了看,就跟着大家走了进去。他们走在后面,刚一进门,就听到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卢强和沈越也同时听到了什么声音,他们连忙一齐抬起头,看向屋顶,他们看到的是寺庙顶黑压压不知道多少敌手藏伏在那里,举着刀正要砍下来……

“有埋伏……”卢强大声地喊到,他的话还没有喊完,剑就拔了出来,随着一声声刀剑碰触的声音,打杀了起来。卢强想带领大家撤出寺庙,却不成想寺庙外又拥进了无数的高手。

这群高手并不说话,他们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冲了进来,展开了猛烈地攻击。

卢强和他的三个兄弟,以及水竹林的其他人都被围在了圈里。由于寺庙里地方狭小,他们被拥挤在了一起,以至于对方的高手在刹那间占了上风,轻松地解决了除四兄弟外的其他水竹林的人。

“大哥,三弟四弟!这些人武艺不弱,你们要当心。”沈越急切中喊道。他顺手解决了两个高手。这两名高手倒下后,另外的高手又冲了上来,在他回身的时候伤了他的腿……

“三弟……”沈越看着一把剑从三弟的后腰直插了进去,他的喊声还没有结束,三弟就随着对方插入他身体的剑的拔出而倒下了。由于三弟给他分了心,让另外的高手有机可乘,又伤了他的胳膊和前胸。

“二哥……”沈越才看到三弟死于非命,就又听到了四弟的声音。四弟在他的身后,他清楚地听到他也受了一剑,就连忙回身去救四弟,却未能提防背后高手的刀砍在了他的背上……

沈越好不容易扶住四弟,却只听到他说着“二哥,我不行了,你和大哥快想办法冲出去,替我们报仇……”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晕死了过去。

沈越一边挥着剑,一边扶着晕倒的四弟,焦急地对卢强喊到:“大哥,怎么办?”

“对手越来越多,又都是高手,看来我们只有拼死一搏了!”

“可是四弟怎么……”沈越还没有说完,对方的攻击又开始了,他用剑拼命地抵挡着喊到:“四弟怎么办?”

卢强挥着剑,他翻转着身子,砍倒了一个人,说:“你且先放下,不然他会成为你我的累赘的。凭你我之力,应该可以撕破一个口子冲出去。”

“大哥……”沈越抵挡着,看了一眼卢强喊道。就在他分心的时候,他又重重地挨了一刀。他的身上已经伤了好几处,都流着血。

卢强没有看,他也来不及看,他一边抵挡着一边后退着,直到他与沈越又重新背对着,他才说道:“二弟,不是我不想救四弟,实在是这样的情况根本不允许我们救他。如果救他,连你我都可能出不去。你听大哥的话,我们一起合力拼杀出去。”

正在沈越犹豫的时候,一把匕首从人群中飞了出来,沈越听得风声,连忙本能地躲闪。这匕首来得突然,完全没有任何预料地发了出来,他的本能让他成功地躲了过去,而他的四弟却不偏不倚地被击中了。随着一声喘息,他的四弟的四肢重重地垂了下去。

“你好心救他,他却死于非命,现在是该放下四弟和我一起冲出去的时候了!”

沈越无可奈何,只好松了抱着四弟的手,他才松开四弟,四弟就重重地躺在了地上。

“二弟,你我一齐冲出去。”知道沈越放下了四弟,卢强大声地喊着,他又重新靠拢沈越。与沈越一边砍杀,一边后退;卢强砍杀着冲在了前面,他们就这样背对着朝着寺庙门口冲杀着,就要到了门口的时候,卢强眼看着一只飞镖朝着他飞了过来,他想用手抓住,却因为身边的高手与他周旋着,没有抓住,他的身子一倾斜,那飞镖正中沈越的后背。

受了这一镖,沈越支持不住,前胸又受了几剑,便渐渐地失去了力量。他只听到卢强喊着他,却一点也回应不了,只能用那含着血丝的眼回头看着大哥拼命挥着手中的剑,试图想要靠近他……

“水,水……”沈越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还会觉得渴。他只知道,那夕阳的余晖直烤着他,让他的鲜血都滚滚发烫起来。不知道是刀光,还是剑影,晃得他眼花缭乱,让他失了心神,一刀……一剑……他的身体一点一滴地受了伤,一点点地难以支撑,渐渐地倒了下去……在他闭眼的时候,他模糊地听到了他所熟悉的“双蝶剑”。

双蝶剑是他与五弟在一次偶然的机遇下受了高人的指点,由于他们的功力有限,他们只各自学习了一半。而他与五弟也只在江湖上使用过一次,可是这次五弟并没有来,倘若五弟真来了,或许不会是现在这样的结果。

“水,水……”沈越再一次喊到。他睁不开眼,连声音都是那样的微弱……

他不知道张了多少次嘴,又喝了多少水,只恍惚看到刀光剑影中出现的红衣 ……

“公子,你醒了!”一个小丫头看到他睁开了眼,高兴地说到。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喝了多少次水,沈越终于醒了。他看着眼前陌生的一切,迷失了自己,他拼命地去想发生了什么事?可是,任他怎么想,他也无法想起这是怎么回事?他只记得黄昏下的刀光剑影,只记得那撕心裂肺般的疼痛,只记得那红衣的女子……

沈越没有说话,他好奇地看着这个小丫头,试图询问所发生的一切,却因为嘴里的一口血堵住了。小丫头见他的嘴角流着血,连忙用手帕小心地擦着,她一边擦一边说:“公子的命真大,受了这么重的伤,居然活过来了。你不知道,我们都差点把你埋了……”

听到小丫头说埋他的时候,沈越睁着眼看着她。小丫头发现了她说错了话,就连忙改口解释着:“我们陪着 到寺庙里去拜祭,却不成想在寺庙里碰到了你们……”说到这里,小丫头惊魂未定地说到:“你是不知道,遇到你的时候都把我吓死了。 却说,‘碰到了,就埋了吧!’于是,我们把你们埋在了寺庙的后面,可是,他们在埋你的时候,却发现你还有一口气。于是 又说,‘既然还活着,就试着救一救吧!’就把你带回来了。”

小丫头简短的描述,解决了沈越心里所有的疑问。他虽然不知道这是谁,为何要救他,但他想既然已经如此了,就没有必要再想别的了。他正要说话,小丫头却转身走开了。

片刻后,小丫头又重新走了进来,她领着一个老头来到了沈越的床边。

“大夫,大夫,公子怎么样了?”小丫头在老头放开沈越的手后问道。

大夫放开沈越的手,就整理着他的药箱,说:“已经没有事了。他只是失血过多而在体系被建立起来之后,身体里还有一些於血。我再开些药,调理调理气血,你再弄一些补品给他好好补补身子。相信个把月,他就能矫健如初了。”

“多谢大夫,多谢大夫!”听到老头这样说,小丫头轻轻擦了擦她的额头说:“还好,这些天的辛苦没有白费。”

那老头背上药箱,摇着头笑着说:“是他的命大,加上他的身子骨结实,不然神仙也救不了他。我行医多年,这还是头一次碰到。也就是你家 ,若是碰到我,我都不知道放弃了几次了。”

“是是是, 菩萨心肠,见不得人受苦。当然,这一切与您的医术脱不了关系。”

老头听到夸他,就笑着说:“我也只是尽力而为……”在小丫头的带领,一边说着,一边走出了屋子。

沈越听到他们的对话,得知救他的另有其人,就连忙停止了他刚才的打算。他想到:“是敌是友,还言之过早……是救他,还是另有目的?作为一个被追杀的人,提防一些总是必要的。何况自己对一切都不知道,难免再次碰到敌手,想必谁也说不清楚……”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外一阵脚步声打乱了沈越的思虑,他睁着眼看了看,屋里又没有发现人。

“ ,他混身是伤,你还是不要进去了,大夫说他已经没有事了,你就放心吧!”

“不不不,我要看看才安心,受了这么重的伤,看着都心疼,不看看怎么能行?”小丫头的声音他一听就熟悉,只是那个温柔又急切的声音倒是陌生的。这是另一个女子的声音,想必就是那小丫头口中的 。

“ ,他的身上大大小小有几十处刀伤剑痕,怪吓人的,我觉得 还是不要看他这样受伤的人,以免吓……”

“庙宇里不是……”

“是是是, 慢点!”小丫头见无法阻止,只得说到。

说着话,她们推开门走进屋子。听到推门的声音,沈越斜着眼看向门口。当那个女子走进屋的时候,他似乎看到了记忆中寺庙门口的红衣 。在她们转身走进内屋的时候,沈越连忙又闭上了眼睛。

“小兰,你先进去看看。”说话间,小兰来到了沈越的床边。“ ,他闭着眼,正在休息……”听到小兰说话, 这才带着另一个丫头走了进来。

“ 你看……”小兰的嘴被 轻轻地堵上了。

“她们果然有什么阴谋。”沈越想到,“他们莫不是要救活我,利用我做什么事吗?”他这样想着,就仔细地听着她们的一举一动。他听到她们离开床榻的脚步声,就微微地睁开眼。那红在此站登上一辆开往大北窑东站的647路公交车。由于时间接近早高峰后半段色薄纱的背影,带着小兰慢慢地走出了里屋。

到了外屋,红衣 说:“小兰,你真不懂事。人家受了这么重的伤,好不容易休息一下,你吵什么?”

“ ——”

“小兰,我知道你为了救他,也辛苦了不少日子了。要不让小菊或者小梅来代你吧,你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吧!”

共 17074 字 4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江湖就会有恩怨,恩怨又总离不开秘笈宝典。双蝶剑甫一面世就引起了秋月山庄的觊觎,为了得到这套剑法,秋月山庄于古庙设下埋伏,袭击了水竹林的高手,大获全胜之后又带走了两大高手,用两种不同的方式待之,目的不外乎就是双蝶剑谱。秋月山庄虽然最终仍然没能得到双蝶剑谱,但却成功分化瓦解了水竹林。水竹林两大高手因为境遇不同,心态也变得完全不同。小说充满传奇色彩,情节紧凑,人物鲜活,主题积极向上,。【:上官欢儿】【江山部精品推荐016022 08】

1楼文友: 12:02:44 问好南宫,感谢支持短篇栏目,期待更多佳作,祝创作愉快!元宵节快乐!

安徽白癜病医院
开封白癜风治疗医院
淄博白癜风诊疗医院
TAG:
友情链接
哈尔滨租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