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租房攻略

吾乃天命之子第六十三章莫使水仙落敌营节能

2020-10-19 来源:哈尔滨租房网

吾乃天命之子 第六十三章 莫使水仙落敌营

“呃……”当梦鱼醒来时,发现自己被绑在一根铁管之上,四周像是废弃的工厂,一片阴森诡异,灯光昏暗。她只记得自己从电台里出来后,就被什么东西击中,然后就失去了知觉。

击晕她的是孙超的神龙摆尾。孙超没能杀成泷泽水仙,心中郁闷不已,心想自己一无所获没办法回去跟郭星交差,正好梦鱼走出电台时被他看到,孙超便抓她回去向郭星请了功。

“这里是……”梦鱼抬头望着那闪着诡异青芒的灯泡,一脸的迷惘。

门被人打开了,进来了一个面如凶兽,身披钢毛的粗野男人。

“你是谁……”梦鱼愕然。

“啊哈哈哈,你就是狗星尘的女人吧,总算落到我夏侯刚大人的手里啦!”夏侯刚狼嚎般怪笑起来,忽然从身后拿出一根带刺的巨大铁棒。

“你想干什么?”梦鱼黯然失魂。

“狗星尘的女人,老子得好好玩玩。狗星尘救不了你的,认命吧。”夏侯刚狂笑着踱到了梦鱼身后,抚摸着梦鱼光滑的大腿,然后突然操起了那根大铁棒捅了起来。

“啊啊……夏侯刚,我的星儿一定会回来把你大卸八块的!”梦鱼咬牙切齿的同时免不了因夏侯刚粗暴的攻势而此起彼伏地呻吟起来。

突然,夏侯刚将铁棒收了起来,皱起眉头道:“不行,一点激情都没有自7月20日澳门大学横琴新校区移交以来,真不配合。”

“你这混账怎么不去死呢?星儿见到你这样,必定把你碎尸万段,剁成肉泥!”梦鱼愤恨地怒叫道。

“哈哈哈,就在这绝望的深渊里痛苦的挣扎吧。”夏侯刚邪恶的狂笑着,伸出布满钢毛的脏手摸了摸梦鱼白净的脸颊,“来实战吧,看看你比黑色惠差多少。”

说着,夏侯刚一把扯断了梦鱼身上的绳子,伸出肥大的舌头舔着梦鱼的脖子,逐渐解开了她的上衣,口中的恶臭让梦鱼差点吐了出来。

“来吧!”眼看夏侯刚就要做出邪恶的举动时,只听“啪!”一声,一枚火球炸在了夏侯刚的后背上,背上的钢毛转瞬间擦起了火花。

夏侯刚一时剧痛不已,他慌忙回头,郭星就站在门口:“夏侯刚,给我收敛点。这女人对我们很有利用价值,你,不准碰她。”

“遵……遵命……”夏侯刚不是郭星的对手,只好唯唯诺诺地点着头,极不甘心地撤了下来。

梦鱼略微松了口气,刚站起身,却发现自己的手脚都已无法动弹分毫,郭星的魔法念力轻松将她定了身:“老实点待在这里,等钓上了大鱼,我就放你走。”

“想抓夏言风吗?呵,妄想!”梦鱼白着眼。

郭星笑道:“你错了,虽然我也很想抓夏言风,但这回我要钓的鱼可不是他。”

陆宇森回到住处时,水仙已回家多时。他拖着一身的疲惫走进屋中,水仙正坐在沙发上吃着甜点。

“宇森,你去哪里了?怎么一晚上都没回来?”水仙见陆宇森回来,忙问道。却见陆宇森冷嘲一声:“呵,你好像也一夜未归嘛,跟那夏言风黏在一起,感觉不错嘛。”

陆宇森在此一刻化身为一名出色的演员,扮演的是一个绝情的负心男。他不情愿这么做,但逼不得已之下,只能先让水仙将自己暂时埋葬在记忆的尘埃中。

“宇森……你怎么能这么说?我跟他什么都没有干,真的……”水仙连忙辩解,她觉得今天的陆宇森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以往的柔情都已荡然无存,现在的他,好陌生,好陌生……

陆宇森哈哈大笑起来:“骗谁呢?你越辩解,就越能证明那是事实!对于你同意回上水的目的我早就很怀疑了,昨夜那档节目完全证实了我的怀疑!哈哈哈,你这贱人!”

“贱人”二字说完,陆宇森的心头仿佛被利刃狠狠的刺了一下,但这一下却是他自己给自己刺上去的。要做到口是心非,真的很难,但如今他却连眉头也不敢皱一下,只有这样才能证明这出戏演得更真实。

“宇森,我……对不起,我真的没跟夏言风有过任何交集。我是真心只想爱你一个人的,就像我手中闪着永恒光芒的钻石。”水仙一边焦急地解释着,一边拿出了自己珍藏多年的钻石挂件。这是夏言风五年前为她买的,全世界仅有一颗的“水仙之魂”。现在,她将这颗价值连城、光辉闪耀的钻石递到了陆宇森的手里。

“这个给你。从此以后,钻石就是我的心,牢牢地握在你的手里。”水仙纯美地微笑着。

接过钻石的陆宇森却露出了一抹诡异的邪笑:“很好,水仙,那从现在起,我们正式分手!”

“什么……”水仙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很明确的告诉你,我要跟你分手!”陆宇森一字一句有如轰雷炸入水仙的心房,“我喜欢的一直是另一个女人,我的心就像飞机一样,从没有为谁停留过。我现在喜欢的女人,比你温柔一百倍,比你漂亮一百倍,你已经无法满足我了,哈哈哈!”

“宇森……你……不会的,你骗人的!”水仙的眼眶都红了一圈,内心曾为陆宇森建立起来的小世界逐渐分崩离析。

“你不能怪我,因为没有哪个男人不会为了美丽的女人而动心。”陆宇森故意装出一副流氓的姿态,很是漫不经心。

看着陆宇森推门而出的背影,水仙的心已被扔到了南极冰封起来。陆宇森的话让她的心彻底透凉,她悔恨当初的自己竟是那么单纯,被几句花言巧语就骗了去,做出了伤害夏言风的蠢事。回到原点,她终于看清了一切。真正发自心底深爱她的男人,从来都只有夏言风一个啊!

“我怎么这么傻啊……言风!”水仙瘫坐在地上悔恨交加,号啕大哭起来,“言风!为什么……为什么走了一圈又绕回来了!我竟然做出了弃你而去这个最愚蠢的决定,我无法原谅自己!”

水仙哭得撕心裂肺,而她却不知道,陆宇森比她还要受伤。她至少可以痛苦的哭泣一场,然后忘掉应该忘掉的人,而陆宇森的心却又有几人能懂?恐怕只有另一个自己了吧。

陆宇森在上演绝情戏的同时,他的心无时无刻不在流血,只恨自己不能泪如雨下。他取走了钻石,只为留住心中对水仙的一丝念想,以便每天提醒自己,永远不要忘记追回水仙。

“奇耻大辱啊!我陆宇森对天发誓,总有一天我会回来,扫清障碍,迎回我的水仙!”来到空旷的大街上,陆宇森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苦闷,终于仰天长啸起来。

只要心中有梦想,忍辱负重,不论多少年,我陆宇森都会坚持下去。不论是前世的天下,还是今生的水仙,我都会拿回来!

夏言风拉着黑色惠走进了当地五星级的西伯顿酒店。他担心用身份证登记入住会被郭星等人盯梢,为确保万无一失,他借口将前台小姐骗到卫生间,然后浑身爆出尖刃刺穿了她身上的每一个器官,一时血肉横飞,肚仍有很多人把它和“瘾”、泡吧、“夜猫子”、“不务正业”等字眼儿联系在一起。更通俗的质疑是腹大破,肠子流出体外。

夏言风像是某些电影里的变态杀人狂一般,用尖刃将她的尸身一块块均匀切成上千份,在那之前先将其制服解下,最后一把万能天劫火将现场烧得再也检验不出半丝痕迹,他这才淡然自若地走回前台,把制服交给了黑色惠。

黑色惠配合的很好,她去卫生间用最快的速度换上制服走到前台,一切做得天衣无缝。

夏言风决定最近几天就先在西伯顿酒店安定下来,而这段时间都让黑色惠伪装成前台小姐。

舒适地靠在总统套房的虎皮毛毯上,夏言风惬意地点上了一支雪茄,津津有味地抽了起来,吞云吐雾。

正值此时,铃声响了起来。夏言风心中一颤,不会又是郭星那伙人来要挟自己了吧……

忧心忡忡地拿出一看,夏言风不禁心头一喜,惊讶地叫出声来:“老姐……不是吧……”

那是和他父亲夏城天一起住到高句州去的姐姐夏橙橙打来的。夏城天在高句州开了一家大型的军火公司,短短几年便发展成为世界百强的龙头企业,不过夏言风从小就个性极强,认定父亲是个发战争横财的奸商,是人类堕落的产物,因不愿与之同流合污,便早早与父亲决裂,出国留学,只有姐姐夏橙橙还与之保持长期联系。

后来战争爆发,夏言风便与姐姐失去了一切联系,今天的几乎是破了天荒!

“喂,言风,是你吗?”那头传来了夏橙橙急迫的声音,夏言风激动得一时热泪盈眶:“老姐……这么多年都没听过你的声音,真把我想死了……你跟爸爸都好吗?”

“嗯,我现在正帮父亲管理娄城的分公司,通过公司的卫星查到了你的号码。”夏橙橙道,“言风,过得还好吗?需要寄钱吗?”

“寄钱就不必了,我那点小工资都花不完了。上水这边有几个超能力的混蛋潜伏着,让爸爸多派些精英来就行了。记住,一般的小兵不顶用,他们会法术的。”夏言风呼吁完后,夏橙橙又关切了几句便挂了机。

夏言风又叹了口气,计算着自己背井离乡的日子,现在全世界都知道夏橙橙是“夏氏鬼道军火企业”老总的千金,却没人知道夏城天还有这么个叛逆的儿子。本来他应该是个大少爷的,但他并不后悔自己的选择。与其堕入尘俗庸碌无为,不如用血汗奋斗出属于自己的天国!

然而就在他正回味过去时,再度响起。他赶紧接通,另一边却传来了阵阵摄人心肺的抽泣之声,那是水仙在哭泣!

“言风……我在杰森公寓12幢302号……你快来……”呜咽之声戛然而止。

夏言风心头一凛,水仙落单岂不是很危险?如今水仙已经成为了郭星的目标,他决不能让水仙落入敌营!

海南保妇康栓
黄石白癜病医院
濮阳哪里有白癜风医院
TAG:
友情链接
哈尔滨租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