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租房知识

原始战记 第三四三章 雪原城

2020-03-30 来源:哈尔滨租房网

原始战记 第三四三章 雪原城

邵玄对轼疏很防备,这样一个能不声不响挑起战乱的人,太危险。

从轼疏的话中,邵玄感觉,部落的“衰亡”应该是与奴隶主有联系的,而想要找到一些奴隶主的秘密,也不是只有岩陵城。

三大城,除了岩陵,还有另外两家。

据说雪原城已经与火丘城开战,不知道轼疏是如何将祸水东引。不管怎样,现在的雪原城,也比较乱,轼疏既然已经朝雪原城下手,自然不会让它多平静。

雪原城听名字就知道,所处的地方与斗兽城的那片沙漠差不多,一年中多冰雪。

邵玄来到雪原城所管辖地带边界的时候,入眼的是白茫茫的雪地,以及雪地上开放的一些红的紫的花。大概,这些植物是雪原城独有的植物了。

相比起荒凉的斗兽城,雪原这边的植物的确不少。

刚才匆忙过去一支两百来人的队伍,应该是前往战场的。每个人面上都带着严肃,或者忧愁,接连的战争已经让他们损失惨重,现在的王,跟疯了似的,成天一副要与人拼命的样子,对于王的命令,谁都不敢反驳,王说继续战,他们就得继续战。

即便是三城的人,平静许久,突然来个战争,还是大规模的连续战斗,谁都吃不消。

邵玄在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了不少尸骨,有一些已经被沙子埋了,有一些大概时日不久,只掩埋了一部分。很多扔在那里的尸骨,都被食腐动物吃得只剩下骨头,看着相当凄凉。

邵玄沿路收集了一些雪原城奴隶的衣物,低等的奴隶,衣物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在周围潜伏着观察了几天之后,邵玄看中一个时机,趁天黑的时候,混进一支巡逻队伍的末尾。

走在邵玄前面的那个奴隶已经很困了,没有察觉到身后还有人,只打着哈欠,跟着前面的人走。

队伍的头目也没有多注意,只去防备四周,并未察觉队伍里多了一个人。

看着雪原城的城门将近,邵玄拉了拉头上的布帽子,其实就是一块长条的布绕着脑袋裹一裹就成了。这是低等奴隶戴得比较多的帽子,很常见。而邵玄面上也故意弄脏了些,露出疲态,看着与其他奴隶差不多。

城门前守卫的人眼睛往队伍里扫了一眼,并未察觉到不对,看着队伍末尾一脸的疲惫之色还在打哈欠的邵玄,这名守卫心下还庆幸,至少自己守在城门前不用到处跑,瞧这些在外巡逻的人,每天都跟睡眠不足似的,一点精神都没有。

天色已晚,又是外出巡逻后回来的,都忙着回去休息,没谁有心思跟其他人交谈。

这里的制度并不完善,有很多漏洞,方便了邵玄。

随着这支队伍进城之后,邵玄便找机会溜进一间沙土屋子内。

巡逻队伍里走在邵玄前面的人似乎察觉到什么,但是往身后一看,没见有什么异常,觉得自己大概是太过劳累,混乱了,也没多在意。

邵玄所在的那个沙土屋子并没有门,里面住着的人已经在战乱中当了炮灰,没回来,邵玄在那里暂时落脚,藏起来等时机。

晚上并没有人进来,待夜渐深,外面活动的人也少了很多,没有灯火,月光比不上月圆时那么亮,但也在一栋栋屋子下投出不算太明显的黑色阴影。

持续的战乱让城内的人疲乏了,除了夜间的巡逻队,其他人回屋子就开始睡觉休息。

相比起往日的雪原城,如今凄凉了很多。

邵玄从沙土屋子里出来,避开那些在城内巡逻的人,往雪原城中心潜行。

雪原城的宫殿与落叶城类似,也很高调,不过规模上就要大很多了。

宫殿附近的守卫要严许多,邵玄暂时不能潜进去,得找机会。所以,邵玄先找了个不错的藏身地,等待时机。

藏身的屋子比之前那些沙土屋要宽敞很多,建造的材料也多是石头,越是靠近宫殿的屋子,建造得也越大。

这间屋子是用来放置酒的,邵玄看到了很多酒罐。

这里并不会将这些酒贩卖出去,而是当做赏赐使用,当奴隶立了功,上面赏赐了酒,奴隶便来这里领取赏赐。

屋子里有三个人掌管这个酒屋,此时已经睡了。邵玄选了个屯放货物的地方,在里面藏身。

看过屋子里的摆设和格局之后,邵玄猜测,这里应该是有五个人负责的,两个人被抽调出去加入其它队伍了,剩下屋子里的三人。

不仅是掌管酒屋的,还有其他类似的地方,都有人被抽调进巡逻队或者守城门,惨一些的会被调进对外战争的队伍里面,战争消耗的人力多,只能用城内劳作的奴隶填补上去,这些人业务算不上熟练,在城内就算劳作,也没有受那样的苦,怎么会没怨言?消极怠工的后果就是出现多的漏洞,让邵玄这样的人有机可趁。

那些酒具看起来已经有好几天没使用,说明过来领取赏赐的人,连续几天都没有出现。想到之前听到的雪原城的战况,邵玄也明白,接连战败,哪来的赏赐?就算真有人立功,但总体上战败,奴隶主也没有心情赏赐。

一直赶路,藏身,防备,邵玄也同样疲惫,难得现在找到个暂时落脚的地方,他打算好好休息一下,补充严重耗损的心力。当然,就算睡着,必要的戒备也是要有的,不可能睡得沉。

他来到雪原城,目的是去找找雪原城的“历史”,落叶城就有专门放置“历史”的地方,苏古跟邵玄说过。而作为三大城之一的雪原,同样也应该有类似的地方。邵玄希望能从雪原的历史中找到多的信息,来解答心里的疑惑,若是能看到那些“历史”,说不定就能解释轼疏的那些话了。

奴隶主们对于那些历史记载虽说看重,但看重程度相比起部落人来说,就淡得多了,甚至在记载的时候,还会大肆改,贬低别人,宣扬自己。

在邵玄休息的时候,雪原城高高的宫殿内,雪原王再次掀了桌子,精致的酒杯和餐具撒了一地,刚制作出来的木桌子也被轰成碎片。

“岩陵城欺人太甚!”雪原王面色阴郁,青筋凸显。他刚收到了岩陵城主的信,说是让他适可而止,别让战乱延续。

“老子跟火丘的人打仗管他屁事!他们插一脚不说,还反过来教训我?”雪原王怒气冲冲,“不,说不定偷东西的人中,岩陵的人也参与了!”

思及至此,雪原王是憋屈,想想接连的败战,气得发抖。刚开始他还生部落人的气,想要将沙漠的部落人赶尽杀绝,可是得到消息说,部落人早就溜了,他便收回所有的精力对付其他人,至于部落人,那些胆小的小喽啰以后再说。

雪原王不知道,他眼中胆小的小喽啰,正在窥探他们的“历史”。

地图舌的中药治疗重庆华肤医院金铮吃什么水果会消肿止痛

乳房胀痛能好吗
中风患者饮食应注意什么
桂林妇科治疗方法
TAG:
友情链接
哈尔滨租房网